白瓷果醬

彩虹/白瓷/萨麦尔。
咸鱼一条。
凹凸雷安雷/王者信云白鹊,
游戏暂退坚持现充。
咸鱼的粮,是不好吃的。

紫堂幻的日记

个人脑洞,ooc有,瑞金,雷安,注意避雷欢迎捉虫。
Go👇🏻


你好,这里是凹凸幼儿园。
我是老师紫堂幻。

6月13日
今天依旧是平静的一天啊。
这么想着,我看到嘉德罗斯小朋友吭哧吭哧举了个板凳到晾衣架旁边,伸出小短手使劲儿在够自己的头箍。
……等等你什么时候挂上去的?!
“我来帮你吧……”他满脸不爽地看着我,又扭过头不予理睬。
啊,仿佛在和一个九个月小孩儿对话。我捂住胸口作心痛状。
下一秒,我听到了晾衣架那边传来的恐怖的倒塌声。

6月14日
刚转来的金小朋友似乎和二把子认识,二把子是谁?对,就是那个肩扛两米大纸刀的格瑞小朋友。据说俩人打出生就认识,天天黏在一起,分都分不开。
物理意义上的。
金小朋友在手工课上摔了一跤,把强力胶洒在了手上,格瑞小朋友理所应当拉了一把。
“格瑞,啊——”金小朋友举着一块肉丸送到格瑞小朋友嘴边。
“……”格瑞小朋友张开了嘴并眼中闪出诡异的光。
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把胶水换成强力胶的,格瑞。

6月15日
枯藤,老树,昏鸦。
雷狮,并不,睡觉。
安迷,修也,不睡。
我坐在俩熊孩子寝室门口生无可恋的望天。
雷狮,雷大财团三儿子,满脸写着搞事。和弟弟卡(好)米(孩)尔(子),隔壁国际幼儿园的帕罗斯和佩利组成了一个叫雷狮海盗团的组织。
总之,四个小孩儿凑到一起的时候,我们幼儿园就要拔电,没有为什么。
记忆中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雷老大在沙堆堆了一个船形物体,安迷修小朋友坐在木马上横冲直撞后一蹄子踢翻了船。
据目击者称,当天场面十分壮观。雷狮小朋友第二天就从中班转到了大班,对,安迷修小朋友满脸都写着愉悦。
“恶党,你为什么要搂着我睡觉?”
“本大爷最近研究了一种新方法,可以梦到马,所以勉为其难拿你试试。”
“真的吗!!我也要!”
“咳咳……睡觉吧。”
哦呵呵。

6月16日
今天凯莉小朋友拉着我神神秘秘地说:“老师,可不可以帮我找一条飞毯,可以飞得很快的那种!”她眨了眨大眼睛,脸颊笑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可以啊,凯莉要拿它干什么呢?”我问她。
“可以看到很多很多东西啊!”她举起小手数了起来。“比如格瑞和金互相喂饭,雷狮和安迷修一起睡觉,还有还有,隔壁的两个印度人和两个非洲人……”
好的大姐头,您是大姐您说了算。
ps.她自称星月腐女,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6月17日
今天的嘉德罗斯小朋友依旧拉着雷德祖玛找二把子打架。
当他看到格瑞面无表情的拉着金的手的时候,终于想起了被身边的人支配的恐惧。
“再让我看见你们就咬!”瞪了一眼俩人,然后看了看自己的两个手下。
“??????????卧槽嘉德罗斯你住口!别咬雷德!!”
安抚了雷德小朋友,我又看到雷老大在一旁难得安静地看着我,似乎想和我说什么。
我又双叒叕一次故作镇定地拉下电闸,然后问他:“怎么了?”
“本大爷命令你给我买一匹马!”
“真的马?”
“真的马。”
“没有,滚。”
我也没有在意这件事,直到下午雷狮家的保镖真的运了一匹马过来。
“雷狮,滚。”
我想辞职。

就,一个段子。

老梗,巨俗。

生物课上,凯莉老师说:“我们来现场取一个同学的口腔上皮细胞吧,大家进行观察。”然后拉着安迷修用牙签刮下了标本。放大后,“我们看,这就是——”众人看着显示器上的几只蝌蚪。
“………………”
安迷修感受到了其他人的目光。
雷狮感受到了安迷修的目光。






后来听说雷狮同学因为毁坏公物被罚每天早起扫校园了。
安迷修:我去你奶奶个大腿子。
凯莉:妈的死gay。

他真好看…可是我画不出来哇!!!!!!!!!!!!!

对自己好一点吧,别再胡乱猜测了。

我好喜欢他,
没有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