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瓷果醬

“永远到底,有多——远。”

原梗p3,和自家智障雷狮聊天的产物。他荼毒我(……)。
7cm我喜欢。

嘘,他看不到我他看不到我。

针对轰炸官方求改安哥设定的一些个人见解。不同见解欢迎来找我讨论。

挺同意的,无论怎样我都爱他们。

慕瓶儿:

占tag致歉。只是想让更多的人看见而已。
为什么要去要求官方修改安哥的设定?
如果说漫画或者动画开始放映时出的设定就是安哥179。那么真的会影响你们站cp?难道你们站cp会先考虑他们的身高?而不是根据剧情人物性格或者一眼看中觉得萌来站cp??
如果是以上那种情况我无话可说,那么,如果你也站嘉瑞嘉,拜托,请不要粉了,我嘉才9岁。如果不是,那么拜托你们不要跟风去轰炸官方。
如果你说你是安迷修粉接受不了就去轰炸官方。
安迷修179有什么接受不了?你觉得太矮??现实中179矮吗?矮吗?矮吗?
你说雷狮186,安迷修才179,年龄最大,却最矮。哦,年龄大就要高是吧??你看看你周围的人。这定理符合常理??
你说这和旧设身高差太多?你看看格瑞。人物性格这才差大,你们不也玩梗玩得很开心??
有一种说法叫做:先入为主。
你已经吃安雷cp了,就不要说你是安迷修粉接受不了安哥179这个事实。承认吧,你就是接受不了安哥比雷狮矮7cm这个事实。
矮就不能攻了?你看赤司不也是总攻?兵长不也攻?该攻还是攻。
而且官方辛苦给我们大家带来凹凸世界这个设定。人家容易吗?就因为一个身高设定就去轰炸??真爱粉??
官方这么出肯定有理由?总不能随便猜数字捏一个出来?
就不能大家和睦的玩梗?要去轰炸官方??
以上不恶意针对任何人。而是对那些轰炸官方求该设定的人一些建议。不同见解欢迎来讨论
转载随意。我只是想让更多的人看见。

你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欢脱,ooc专业戏剧演员,短小精悍。
喜欢正剧向的别戳,辣眼睛。
傻了吧唧雷总x家里是开蛋糕店的安哥
卡米尔:我他妈是神助攻。
砂糖……吧。💛比个黄色的小心儿。
👌🏻?👇🏻


『1』
“哦,安迷修。你的眼睛是如此美丽,世间所有的花朵都因为你……”

“停。”卡米尔晃了晃举着鸡毛掸子的手,“大哥,正经点。这可是安迷修的本体。”
雷狮瘫倒在沙发上做自由女神状,看了眼自家弟弟难得发光的眼睛。
“你见过和鸡毛掸子表白的人吗?”
“您见过和海盗船模较劲的人吗?”
……得。这目光还挺诡异。

“说吧,他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雷狮一拍大腿,一扔手机,屏幕上显示出最新款蛋糕的结算界面。
“蛋糕,很好吃。”卡米尔轻车熟路地拿雷狮的手机付了款,“大哥,可以帮我去取蛋糕吗?”
小兔崽子还想使唤哥?
嗤,不可能。
“安迷修家的蛋糕店。”
“那我出门了。”开窗户,跳。
吓得帕洛斯扔了炖肉的勺,掠过慢悠悠关窗户的卡米尔瞄了一眼楼下百米冲刺的雷狮。
这俩兄弟的行动力,吓成佩利。


『2』
“安————”伸手。
“迷————”蹬腿。
“修————”跳!
雷大爷一个三百六十五度回旋加速喷气式大跳从安迷修家的小窗完美挤进厨房。
正在给蛋糕画马的安迷修手一抖直接给马来了个超长尾巴。
哦,看起来很细,像狮子尾巴。

“你雷爷来取蛋糕了。”雷狮拍了拍衣服,走到安迷修背后顺便掐了一把腰。
啊,真他妈细。
然后他环住他的腰,手在前面交叉,头抵在安迷修肩膀上,欣赏心上人的蛋糕。
他听见安迷修说:“雷狮,操你妈。”


『3』
后来这蛋糕也没吃成,据某安妈安爸回忆只看见自家儿子和雷狮纠缠在一起,身上都是不明白色粘稠物体,厨房的墙壁上,桌子上都有。白花花一片。
“儿子,你……”
“以后换个地方吧……唉,现在的年轻人……”

???等等?爸妈???
安迷修骑在雷狮身上手里还抓着块儿奶油,委屈吧啦的放雷狮嘴里。
雷狮这边咂咂嘴,心里说谢谢妈。


『4』
“呼。”雷狮洗完澡换上了安迷修有点缩水的衬衫,躺在安迷修的床上听着浴室哗啦哗啦的水声。床上还有安迷修身上的味道,挺好闻。
突然觉得心上人好像也不是光用来看的。
一起生活也不错。

“安迷修啊。”雷狮满意的闭上眼睛。
“嗯?”浴室那边传来了夹杂着水汽的声音。
“我喜欢你。”
“在一起不。”
肯定句。

“……雷狮…”
“必须答应,必须。”
那边似乎是顿了顿。雷狮打赌他现在一定在笑,不为什么,他雷狮这么小心翼翼,一定觉得自己挺好玩的吧。
“好啊。”水声停止了,安迷修的声音显得更加清晰,一字一句打在他心上。
“可能这是我第一次和你意见一致,不过,我也喜欢你。”

雷狮笑了。
他觉得他需要再洗一次澡。
END.


小剧场。
“大哥,我的蛋糕呢。”
“吃了。”
“嗯?”
“别这么看着我,以后叫你嫂子给做就是了。”
“对,以后让你哥夫来给你做。”
“…………”
拜托,都戴戒指了还扯什么。
你们吵架的时候,手还拉在一起呢。

旧设金。
画了全身的,太难看了截掉了。
还是大头好啊……

发呆。

我是不是有病。
我流雷安,安哥原型我。
巨ooc啊暴风预警!!!

真的巨ooc,忍不住了



安迷修经常在这里发呆。
他愣了好一会儿,直直盯着眼前的地面,然后转过头来看着凯莉递过来的食物。
摸了摸自己凹陷下去的肋骨,空虚的感觉由内而外隐隐作痛,他又盯着看,只是盯着看。半晌机械般的扭过眼睛。


“不。…………”
他又开始发愣。
“……啊,嗯。”
“我不饿啊。”
安迷修慢慢蹲下去,双臂缠紧膝盖。盯着某个点。


“……手机。”凯莉已经习惯了这样间接性的奇怪,随手扔给他手机,靠在一边的栏杆静默地听着。
他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敲出一个熟悉的号码,愣了几秒钟之后按下了绿色按键。


电话通了。
安迷修张开了嘴。
凯莉实在看不下去了,右手捂住脸颊让她还能有点儿笑意。











































“操你妈的恶党!!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啊!!!!!!”

buggggggg。
lof滤镜拯救世界

Time Flies.

请看到最后💜💚。



安迷修记得,有个人曾叫他笨蛋骑士道,嘲笑他的古板。
可是这个人听着他念完了一整本《骑士制度》,最后嗑睡着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安迷修记得,有个人二话不说背着他报了三千米,把没吃早饭的他推上了跑道。
可是这个人在终点一把抱起了大口喘气的他,撩起额发给了他一个吻。

安迷修记得,有个人把女孩子写的情书全部扔给他,一封封拆开散落在他的床上。
可是这个人拿起俗气的粉色油笔,在每一张情书背后龙飞凤舞的写下“安迷修是我的”几个颇为壮观的字。惹得他红了耳尖。

安迷修都记得。
那是他高中时的心有所属。

安迷修从梦中惊醒,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又梦到以前的事儿了,而那颗心脏跳动在胸膛中,像极了曾经雷狮向他表白的律动。
他忽然想起来那个表白到现在他都没有回应。






环着他睡觉的恋人被他弄醒,半眯着眼问他怎么了。
安迷修只觉得自己的声音恍惚。
“雷狮,我爱你。”
“哈?”雷狮一副你该不会是个傻子的表情,顺手把安迷修搂得更紧了点儿。“我知道啊。”
“爱不爱的,要我自己权衡。”雷狮蹭了蹭安迷修泛红的眼眶。

“别的不说,我看咱俩天造地设水火不容,一辈子,不亏。”

紫堂幻的日记

个人脑洞,ooc有,瑞金,雷安,注意避雷欢迎捉虫。
Go👇🏻


你好,这里是凹凸幼儿园。
我是老师紫堂幻。

6月13日
今天依旧是平静的一天啊。
这么想着,我看到嘉德罗斯小朋友吭哧吭哧举了个板凳到晾衣架旁边,伸出小短手使劲儿在够自己的头箍。
……等等你什么时候挂上去的?!
“我来帮你吧……”他满脸不爽地看着我,又扭过头不予理睬。
啊,仿佛在和一个九个月小孩儿对话。我捂住胸口作心痛状。
下一秒,我听到了晾衣架那边传来的恐怖的倒塌声。

6月14日
刚转来的金小朋友似乎和二把子认识,二把子是谁?对,就是那个肩扛两米大纸刀的格瑞小朋友。据说俩人打出生就认识,天天黏在一起,分都分不开。
物理意义上的。
金小朋友在手工课上摔了一跤,把强力胶洒在了手上,格瑞小朋友理所应当拉了一把。
“格瑞,啊——”金小朋友举着一块肉丸送到格瑞小朋友嘴边。
“……”格瑞小朋友张开了嘴并眼中闪出诡异的光。
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把胶水换成强力胶的,格瑞。

6月15日
枯藤,老树,昏鸦。
雷狮,并不,睡觉。
安迷,修也,不睡。
我坐在俩熊孩子寝室门口生无可恋的望天。
雷狮,雷大财团三儿子,满脸写着搞事。和弟弟卡(好)米(孩)尔(子),隔壁国际幼儿园的帕罗斯和佩利组成了一个叫雷狮海盗团的组织。
总之,四个小孩儿凑到一起的时候,我们幼儿园就要拔电,没有为什么。
记忆中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雷老大在沙堆堆了一个船形物体,安迷修小朋友坐在木马上横冲直撞后一蹄子踢翻了船。
据目击者称,当天场面十分壮观。雷狮小朋友第二天就从中班转到了大班,对,安迷修小朋友满脸都写着愉悦。
“恶党,你为什么要搂着我睡觉?”
“本大爷最近研究了一种新方法,可以梦到马,所以勉为其难拿你试试。”
“真的吗!!我也要!”
“咳咳……睡觉吧。”
哦呵呵。

6月16日
今天凯莉小朋友拉着我神神秘秘地说:“老师,可不可以帮我找一条飞毯,可以飞得很快的那种!”她眨了眨大眼睛,脸颊笑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可以啊,凯莉要拿它干什么呢?”我问她。
“可以看到很多很多东西啊!”她举起小手数了起来。“比如格瑞和金互相喂饭,雷狮和安迷修一起睡觉,还有还有,隔壁的两个印度人和两个非洲人……”
好的大姐头,您是大姐您说了算。
ps.她自称星月腐女,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6月17日
今天的嘉德罗斯小朋友依旧拉着雷德祖玛找二把子打架。
当他看到格瑞面无表情的拉着金的手的时候,终于想起了被身边的人支配的恐惧。
“再让我看见你们就咬!”瞪了一眼俩人,然后看了看自己的两个手下。
“??????????卧槽嘉德罗斯你住口!别咬雷德!!”
安抚了雷德小朋友,我又看到雷老大在一旁难得安静地看着我,似乎想和我说什么。
我又双叒叕一次故作镇定地拉下电闸,然后问他:“怎么了?”
“本大爷命令你给我买一匹马!”
“真的马?”
“真的马。”
“没有,滚。”
我也没有在意这件事,直到下午雷狮家的保镖真的运了一匹马过来。
“雷狮,滚。”
我想辞职。